上海,是全中国最繁华的地方,也许没有之一。从小到大,由于离家不远,经常去上海。之前每次都会去南京路和外滩走走,因为这是在我的家乡小城市所看不到的。高中之后,我选择了去上海读大学,唯一的想法是希望未来可以在上海工作,在上海定居,爸妈也说上海大城市,教育质量一定也会更好一些。到目前为止的三年大学生活,我认识好多上海人,很多都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,我们拥有共同的爱好,一起做着有趣的事。他们也会与我分享他们在上海不一样的童年故事。

直到一个月前,3月10日,上海爆发了疫情。那个时候我在学校,那天下午和往常一年,我和朋友约好了下楼然后一起出校去吃「金拱门」,这基本上算是我们日常的生活。那天由于他的车需要充电,我们在等充电的时候聊了很多,他和我说这次的疫情很不简单,如果很严重的话,可能要全城全员核酸,但是目前根本不可能做到全员核酸,也不能封城。当天晚上,学校就安排了全员核酸,我隐约感觉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之后的日子,学校做了三次全员核酸,但是与之前所有的核酸不同的是,等了两天第一次核酸的结果迟迟不出。大家也都开始议论起来,是不是真的有「阳性」了,因为是十混一,还得做第二次才能直到结果。学校也开始执行严格的封校政策,禁止外卖。再后来,是三次结果全出,没有一个阳性。根据上海市教育局的规定,三次核酸全部阴性,本地学生可以离校申请回家上网课。由于我们整个专业几乎全是上海本地人,我是为数不多的外地人。跟我玩的不错的朋友几乎都在第一时间申请离校了。而在之后的1-2周里,大家都很开心,在家里可以住的很舒服,什么都不用担心,父母会帮忙安排好一切,更不需要出门上课。

而就在一两周前,这一切似乎都被打破了。4月1日开始浦东、浦西开始封小区,刚开始只是说封几天,而从那之后,就再也没有解封过。从那以后,朋友圈每天就是被抢菜刷屏,几乎所有人都在抱怨抢不到菜。除了这些,每天微信群、朋友圈和抖音还会被各种新闻刷屏,有看到从全国各地援助上海的医务人员,有全国各地运往上海的蔬菜水果等等物资,这其实真的令人很感动。而除了这些之外呢,原来外地免费送往上海的蔬菜,是被居委会撕掉标签,摆摊天价售卖的。有贩子还在炫耀三月靠转卖蔬菜包赚了3000多万,500块一包的蔬菜包可以赚250多元,20个鸡蛋在上海可以卖到600元。有太多太多的人,是在靠国难发财。其实上海的物资完全够,如果没人疯狂囤货,没有黄牛垄断,完全能和平常一样顺利买得到,可惜没有如果。

而之后的新闻呢,只要主人阳性,宠物就会被一棍子打死。因为这个,我还特地去查了一些权威的信息,宠物即使阳性,其实也不会直接传给人。退一步讲,如果真的传染,也不至于直接打死。深圳,则建立了宠物方舱医院。

再后来,就上一周,似乎一切都变得越来越严重。我身边的一个朋友,住进了方舱。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原来新冠离我如此近。我在微信上询问了一下情况,她说她高烧去医院治疗,医生说她是阳性,就带她去方舱住下了。她说她这几周,从学校出来一直到去方舱就没出过门,一直都是在家,唯一被传染的可能就是小区集体下楼做核酸期间。其实几周前,她就跟我抱怨小区隔离楼有人已经确诊了,她说自己很害怕。而当她住进方舱的时候,在抖音发了一个视频,语气却显得非常平静,她没有哭,但是我能感觉到一个20岁女孩子在强忍泪水。当我问她,有没有的吃,她说早饭的花卷还不错,她挺喜欢。中饭和晚饭不是很合胃口,我猜她一定没吃几口吧。

而就在昨天,一段19分28秒的录音在网上疯传。一对夫妻与两位警察之间的对话。警察收到命令要带走这对夫妻去方舱隔离。而夫妻却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自己是阴性,害怕自己去方舱之后被传染。而警察却不想听任何解释,表示只想完成上级的命令,19分钟的哀求下,要求出示阳性报告和复核,最终还是强制被带走。从那一刻起,我彻底对上海这座城市感到失望,那两位警察没有温度,像是机器人一般。警察反复强调,「上级的指令」,即使带错人也不是他的责任。而如果不带人,则是他工作没有完成。可是如果真的带错人,就像录音中的妻子说的,阴性变阳性了,这样的责任谁来承担呢?「健康云」多次崩溃,有很多录音爆出来,所有阳性的「健康云」都会显示阴性,而真的阳性的人会被打电话通知,这些到底都是为了什么呢?为了防止舆论,防止泄露真实的阳性人数吗?这真的是正确的做法吗?

最后,我想来说说关于我的学校。就在昨天,我的学校有同学三次阳性被确诊并带去隔离了。然而可笑的是,朋友圈都在骂「翻墙出去买KFC而被传染」,这个说法来自于一条朋友圈底下的评论,并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。不少人在各种群里转发,朋友圈破口大骂,「不吃KFC会死吗」,之类的非常难听的话。而当那个同学的朋友和同班同学替他在群里辩解的时候,有人却跳出来说,「如果没有出去买KFC哪里来的病毒」,开始了阴谋论。而那个同学在朋友圈在隔离之后发了一条朋友圈,写道「那些喷子说的流言蜚语,你们终究会为自己买单」。在傍晚的时候,室友给我发消息,向我询问「上海市教育局」的电话,他和我说,因为今天中午开始有人阳性,所以临时开始了封寝室,但是中午连午饭都没送,直到晚上才有晚饭吃,但是是盲盒套餐,而且饭量也很少,根本吃不饱。差不多到十点,好多微信群的男孩子就开始喊肚子饿了,而可笑的是有人却在朋友圈嘲笑那些人,当时为什么不去超市囤点东西,认为他们活该挨饿。然而从今天开始的饭菜,学校要求学生自行在小程序上点餐,价格比平时略高一些,但是不能自选饭菜,份量也很少,最过分的是还限量,我室友就是属于没抢到的。我不知道今天他们该怎么办。

真的只有当疫情来临的时候,才能把一个人和一座城真实的样子表现出来。也许少一点恶意的揣测,多一点包容。少花一点心思在言论管控,撤热搜,删文章。多花一点时间在核酸信息核验,物资调配上会更有用吧。

一座2700万人的城,承载着多少人的梦想。

又有多少人,拼尽全力为了留在这座城。

而如今呢,他们会感到失望和后悔吗?